(原标题:元老史有才陷调查风波 百度恐又损兵折将)

百度似乎越来越像一个职业跳板。

9月24日,有媒体报道百度去年召回的老将史有才在杭州被警方带走,原因可能与非法赌博广告业务有关。对此,百度回应称:不予置评。

据公开资料显示,史有才作为百度初创团队成员之一,历任百度销售总监、副总裁等职务。

自2001年入职百度到2011年从百度离职,史有才在十年间一直参与百度的渠道建设,被认为是百度渠道建设的奠基人。在向海龙体系高管集体出走后,2019年6月,史有才再次回归百度。曾有消息称,用史有才的回归迭代向海龙的销售体系,是百度的主动变革。

而如今陷入调查风波,距离史有才回归百度仅一年零三个月。

史有才其人

2001年初冬,刚刚组建百度“七剑客”的李彦宏还住在北大附近的一个宾馆里。就是在这里,史有才第一次见到了李彦宏。

据史有才回忆,当时二人聊了两个多小时,但在他们聊的前十分钟里,史有才便被李彦宏打动,并决定加入这家公司,“那个时候,还很少有人能理解搜索推广是什么,而Robin(李彦宏)却能侃侃而谈。”

2002年,在史有才入职百度的第二年,百度搜索推广的收入便从十几万跃升至近1000万。直至2011年,百度年服务的客户数量超过40万家,销售收入超100亿元,这其中都少不了作为销售主要负责人史有才的贡献。

随后,史有才以个人原因离开了百度。当时百度对其做出了很高的评价,“在有才的多年领导下,百度建立了一支具有高效执行力的渠道代理商团队,多年来不断地拓展渠道和市场,提高团队和合作伙伴的业务能力,顺利完成了公司下达的任务,为公司业绩的高速增长提供了强有力的保障,做出了十分突出的贡献。”史有才也发文向李彦宏和百度致谢。

离开百度后的史有才与任旭阳、徐勇、林桢、俞军、胡嵩等人共同成立了天善资本,并创办了大数据分析公司海致科技,由史有才担任海致科技的联合创始人和CFO。

2019年5月17日,百度公布了2019年第一季度财报,第一季度净亏损为3.27亿元,这是百度自2005年上市以来首个季度亏损。就在当天,百度宣布了时任高级副总裁、搜索公司总裁向海龙辞职的消息,以及将百度搜索公司战略转型为移动生态事业群组,沈抖晋升为高级副总裁。

向海龙及其他4位销售系高管的离职对百度广告销售和渠道体系造成了极大的影响。6月,史有才便以“救火者”的身份回归了百度。

回归后的史有才继续负责他的“老本行”销售业务,并与沈抖共同参与构建百度移动生态事业群组销售体系。在二人的配合下,百度很快便稳住了营收的基本盘。

虽然这次的调查风波还未公布结果,但这很可能会给一直在走下坡路的百度带来新的冲击和挑战。

人事动荡的百度

事实上,近年来百度人才的流失已经到了令行业震惊的程度。

据不完全统计,在过去十年的时间里,有近十位顶级研发人员、二十多位副总及以上级别的高管离职。而每一次的高管出走势必将伴随着管理体系与组织架构的调整,这也让近年来业务屡受波折的百度一次次受创。

早在2005年百度上市前后,其就经历了一场早期创业团队的人员调整,其中“百度七剑客”中的雷鸣、徐勇、刘建国相继选择离开百度。雷鸣成立了酷我音乐,刘建国成立了生活服务搜索平台爱帮网,徐勇则选择出国深造,后发起设立振豫教育基金。

随后,在2010到2011的两年间,“七剑客”中的崔珊珊和王啸也分别离职,彼时“七剑客”只剩下了李彦宏一人。(崔珊珊于2017年重回百度,负责管人才小组和文化建设。)此外,来自华为的李一男、美国运通的沈皓瑜等外来高管也相继离开。在这次的“离职潮”中,史有才也是其中之一。

而从2015年开始,百度的人事变动日渐频繁,其中对百度影响最深的大概就是掌管百度核心业务向海龙的离职。

向海龙进入百度的时间是2005年,当时在高瓴资本创始人张磊的撮合下,向海龙将自己创立的上海企浪网络科技有限公司卖给了百度,并因此入职。在向海龙的带领下,其团队迅速完成了业务模式和企业文化的转变融合,连续三年保持200%以上的高速成长,使得百度竞价排名在上海地区市场份额遥遥领先。

通过《财经》的描述便可见向海龙之于百度的重要性:“虽然职位为集团高级副总裁,但他手握实权最大,在走马灯般的百度高管轮换中,在位时间最长,百度成立19年,他在百度14年”。

2019年5月向海龙因个人原因离开百度,而伴随着向海龙离开的还有副总裁郑子斌、吴海锋、顾国栋以及执行总监孙雯玉等高管。在此之前还包括前百度COO陆奇、首席科学家吴恩达,以及原副总裁李明远。

实际上,在百度的离职潮背后可频繁地看到直接竞争对手字节跳动的身影,而字节跳动对百度人才的竞争更是使得百度被冠以“互联网的黄埔军校”之称。

从原来在百度负责搜索架构的现任字节跳动算法负责人杨震原,到原百度主任架构师、现今日头条CEO朱文佳,再到今年8、9月份加入的孙雯玉、吴海峰等人,字节跳动的“百度系离职高管”队伍日渐扩大。

对此,一位前百度员工曾向媒体表示:“咱们的人,不是在字节,就是在去字节的路上。”

这其中最直接的原因可能来自于二者薪酬的差距。有人力资源行业数据显示,字节跳动招聘时的现金薪酬要比BAT高出25%-40%。同时,据脉脉数据显示,2019年字节跳动吸收人才数量最多的三家公司中就有百度的名字。

百度似乎越来越像一个职业跳板。而据此前ZAKER新闻报道,“百度并不是被打败,而是被替代”,真正影响百度发展的,是互联网流量的整体迁移。

我们能看到百度在尽力求变,近年来,百度向外界传递出信息基本都围绕AI。今年的“百度世界大会”主题是万物智能。李彦宏在百度的转型纪录片《二十度》里也表达了以创新技术向AI业务探路的决心,他说“我这个人天生就是喜欢新东西,喜欢挑战。”

(文章来源:时代财经)

文章标题: 元老史有才陷调查风波 百度恐又损兵折将
本文链接:http://www.anycmp.cn/1784.html

admin